你的位置:首页 > 人物风采

扬梦之风特殊人士艺术团:在寂静中起舞

来源: 新快网 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9-30

图为青年队的《竹林深处》在中山纪念堂表演。

图为邹姨(二排右三)与扬梦之风老年队。

图为艺术团参与2010年广州亚残运会火炬传递现场的表演活动。


每周三晚上,越秀区文化艺术中心的四楼舞蹈排练室,二十多名舞者陆续来到,相互热烈地用手语打招呼、聊天。他们都是扬梦之风特殊人士艺术团的成员。他们听不到歌曲的音律节奏,却照样能够翩翩起舞。 排练开始了。三个志愿者指挥分别站在舞蹈室的不同角落,让自己的手成为别人的耳朵。聋人舞者看着志愿者的手势感受音符、通过地板的震动熟悉节拍。
   
到今年11月,扬梦之风就是这样走过了6个年头。就如艺术团名誉团长邹建生说的,每一支舞蹈,每一次演出,都是一群有爱之人的通力合作,才得以呈现。
缺新人,改招募老年队
6
年前的11月,时任广东省聋人协会主席邹建生、志愿者和几名聋友骨干创立了扬梦之风特殊人士艺术团,以聋人为主要团员,以无偿服务的志愿者为协助力量,通过舞蹈帮助特殊人士与社会交流。直至今天,邹建生仍然是艺术团中的灵魂人物,大家都亲切地称呼她邹姨
   
事实上,扬梦在6年之间经历过种种波折,缺排练室、缺舞蹈老师、缺演出经费……就在去年11月之前,艺术团又面临一个危机——年轻人们陆续离开。
邹姨不希望艺术团的排练演出影响团员的工作,因此一直在吸纳新人填补空缺,我们都已经饥不择食了,但招回来的新人还是远远不够。就在去年扬梦5周年之际,邹姨和志愿者们灵机一动,成立了40-60岁年龄段的老年队。
   
前几天晚上,老年队需要排练一支名为《梦里水乡》的新舞。成立近一年,老年队的团员积极排练,彼此形成了很好的默契,不到一个小时,已经基本熟习了三段舞蹈动作。老龄的聋人朋友都很积极热情,当中还有不少人在年轻时是跳舞骨干。他们平常看到公园、广场里有人跳舞唱歌也很羡慕,但由于听力障碍一直没有办法参加。邹姨告诉新快报记者。
停下来,就很难再继续
   
成立6年至今,扬梦之风参加各类社会公益活动超过上百场,最近邹姨又收到了一个邀请,在123国际残疾人日进行演出。
   
能做到今天的成绩,对于草根性质的扬梦之风来说,并非易事。艺术团的演出属于公益性质,除了基本的服装补贴,团员没有其余收入。排练耗时、零收入,这也是难以吸引新人的原因。
    “
如果(艺术团)一停下来,就很难再继续。邹姨曾经说过,扬梦之风就像是自己的孩子,一直用感情维系这个团体,期待它的成长。几名骨干团员在遇到各种困难时也都表示希望能坚持走下去。正是因为这份情结,扬梦走过了一个个难关。
   
目前,艺术团的日常运作通过免费场地赞助、烟墩路幼儿园资助、广工大番禺校区爱心社等高校的义卖、企业一次性捐赠等维持,通过媒体的曝光,公众也逐渐认识了这个特殊的艺术团,志愿者的数量相对稳定。
   
而更让邹姨高兴的是,几名年轻队员再次回到这个大家庭,让青年队重新壮大。邹姨和志愿者们也相信,随着扬梦之风逐渐明细管理分工、正规化运作,艺术团将会一直走下去。
社会上有很多关心聋人的爱心人士,但许多志愿者刚刚接触听障人士,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助他们。其实帮他们与外界沟通,就是最重要的。事实上,艺术团成立的目的,就是希望听障人士能够通过舞蹈,和更多健全人士交流,包括志愿者、资助单位等等。”——邹姨

艺术团简介广州扬梦之风特殊人士艺术团自2007年建团以来,参加各种社会公益活动上百场次,例如参加亚残运火炬传递现场表演、到消防中队慰问联欢、到番禺监狱进行帮教工作、到中医学院鼓励癌症患者、举办癌症患儿绘画义演、到养老院慰问老人等。
    2011
11月,经广州市青年文化宫、广州志愿者艺术团的审核,扬梦之风成为广州志愿者艺术团分团(第121支分团),也是广州志愿者艺术团第一支残健艺术团。艺术团的成员们希望,更多的爱心人士用各种方式去支持这个团队,让这蓓蕾茁壮成长。
   
志愿者声音
   
帮他们与外界沟通最重要
   
作为扬梦之风的资深志愿者,红姐几乎每一场排练和演出都会出席。排练的时候,红姐需要自己先向老师学会了舞步,通过手语向团员解释动作,同时成为老师与团员之间的沟通桥梁。而到了演出时,红姐却都站在角落,将主角的位置让给舞台上的团员。
与红姐一样的,还有邹姨的老同学、各大高校的毕业生、社会热心人士……“如果没有了志愿者,表演根本没有办法完成。对于这些志愿者的努力,邹姨一直很感恩。
团员们排练演出都很积极认真,我们也都很乐意协助他们。从事导游职业的燕燕工作忙碌,但她已经坚持到扬梦之风做了两年志愿者,而她的所有酬劳,可能只是演出期间的一个盒饭,但与所有志愿者一样,燕燕依然工作得很开心。我做的事情能帮到他们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    “
社会上有很多关心聋人的爱心人士,但许多志愿者刚刚接触听障人士,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助他们。其实帮他们与外界沟通,就是最重要的。事实上,艺术团成立的目的,就是希望听障人士能够通过舞蹈,和更多健全人士交流,包括志愿者、资助单位等等。邹姨告诉新快报记者,耐心地聆听、简单的问候,对于听障人士来说都可以很窝心。
    “
我在省老干大学上太极班,由于听力问题跟不上进度。有位林同学知道后总是在课余时间约我一起打太极,其实是为了给我开小灶,并把老师所说的要点详细地写给我,帮助我跟上进度,这些举动让我很感动。邹姨说,身边的林同学,还有很多很多。
6
年过去,舞蹈老师、志愿者、团员来来去去,扬梦之风依旧还在。或许艺术团没有为成员带来可观的收入,没有让舞者成为耀眼的明星,没有让更多的市民学会手语,然而,只要结果大于零,就是收获,就是能为回报社会的关爱作出一点有益的事儿。邹姨说。

来源:新快网